您当前的位置: 重庆时时彩 > 中国化工 >

中国化工集团前董事长任建新:“并购大王”的大化工梦想

2018-10-26 15:56 文章来源:未知

  1978年,中国改革的大潮开始涌动,在迄今为止的40年里,中国社会所发生的巨大变化举世瞩目,涌现出来的风云人物不胜枚举,任建新就是其中的一位。然而,40年来,任建新一直掌舵中国化工集团,隐匿在大众不熟知的技术产业里,被称为中国“并购大王”。任建新很少出席各种论坛,也极少接受媒体采访,更没有出现在各种畅销成功学书籍里。如果要找关于任建新的报道,除去新媒体里东拼西凑半虚半实的文字,再抛掉资本市场、企业新闻,就很难找到关于任建新的报道。但是,任建新创办的一家兰州拉面的快餐连锁企业“马兰拉面”,却被大众所熟知。

中国化工集团前董事长任建新:“并购大王”的大化工梦想

  2004年,蓝星和原化工部下属的昊华、华神两大集团合并,出现了一个继中石油、中石化之后的石油化工新贵“中国化工集团”。任建新一直掌舵中国化工集团,隐匿在大众不熟知的技术产业里,被称为中国“并购大王”。(资料图片)

  任建新,1958年1月出生甘肃省兰州市,祖籍河北冀县,1974年6月参加工作,中国共产党党员,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中国蓝星化学清洗总公司创始人,曾任中国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18年6月退休。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中国政府官员开始“下海”,进入私营工商业的时代。1984年,在中国改革开放的第6个年头,时年26岁的任建新正在化工部兰州化学机械研究院做团委书记。在“酸洗设备水垢技术短训班”做工作人员时,他得知我国煤产量每年增加850万吨,而因锅炉结水垢浪费的煤每年就达1750万吨。任建新马上想起,化工部兰州化学机械研究院一项名为“lan-5”的酸洗技术专利已在保险柜里锁了5年,但只要250元资料费就可以出售。于是,任建新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下海”,他联合7名共青团员一起注册了一个公司蓝星清洗公司,并买下“lan-5”的酸洗技术专利,挂靠在兰州化学机械研究院名下。

  任建新是个有知青背景的企业家。他1974年到敦煌插队,1975年回城在化工部兰州化工机械研究院工作,但敦煌插队的经历磨练了他的意志:“让我学会了吃亏、吃苦,如何坚定不移地去实现自己的目标”。就是这样,他“创造了365行之外的另一个行业”。

  任建新抵押全部身家换来1万元启动资金,开始了“创业”的道路。在与化工机械研究院的协议中,任建新这样写道,“我将自己的家产拿来做抵押,如果失败了,将家产变卖后从财产上作一个补偿,另外本人的职位级别降一级,从科级干部降为普通干部,工资降一级”。自此,蓝星从清洗一只结满茶垢的茶壶开始练摊,然后开始清洗工业锅炉,清洗青海至格尔木400公里的输油管道。随后,蓝星飞速发展,并将技术推向了全国,一直洗到中国第一个实验载人宇宙飞船“神舟号”的发射设施,占有了国内工业清洗市场90%的份额,硬把日、德对手挤出了中国市场,把蓝星“洗”成了全球规模最大的工业清洗公司。当时,在中国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几百家的清洗工程公司,并构建了一个新的行业工业清洗产业,把国外的对手挤出了中国的市场,因此蓝星被称为“清洗大王”。由于得到政府融资,蓝星公司从法律上是属于国有企业,但在经营上像是一家初创民营企业。任建新后来曾解释自己的创业初衷:“我当时并没有想做成今天这样的公司,只是想为化机院增加些收入”。不过在当时,虽然在快速发展,但蓝星公司身处兰州总还是有一定的地域性束缚。彼时,任建新的眼光早已投向了首都北京,甚至更远处。

  早在1992年,任建新就在一次与中层干部的交流中表示,“蓝星总部要搬到北京去,不仅是北京,还要在国外建立总部。”当时在场的人无不讶异。事实上,1990年之后,任建新带领公司对107家国有化工企业进行了收购兼并,被官方媒体誉为中国的“并购大王”。1993年,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到甘肃考察,作为青年企业家代表,任建新受到了总理的接见。当李鹏总理问到企业发展有何困难时,别的企业家纷纷要钱、要政策,而任建新却说,“我们只是希望能够将蓝星的总部搬到北京去”。

  1995年,在化工部领导的支持下,蓝星清洗上市,总部也搬到了北京,挂靠在化工部的翻牌公司昊华之下,任建新便开始了一连串的扩张与并购,并大规模进行产业整合。任建新先后完成了很多困难国有企业的改造,天津石化、黑石化、哈石化、济南裕兴、济南石化、沈阳化工、连云港设计研究院等先后被蓝星兼并重组。2000年,蓝星作为昊华的子公司一同进入国家企业工委,一年后,蓝星独立出来进入中央企业工委,2002年,蓝星成为国资委管理的186家国有大中型企业,蓝星实现了“三级跳”。

  在来到北京的最初五年中,任建新埋头做事,相当低调。他一改在兰州时频频露脸的习惯,甚至在媒体上不做任何报道,他给下属的命令是“少说一点,少张扬一点”。不过,2000年之后,任建新不再刻意的低调,那时蓝星公司内部人都知道,任建新对于兼并重组、规模经济有着不一般的爱好。但是,蓝星公司搬迁到北京的同时,大量随迁家属成了员工和企业的难题。2003年蓝星公司整体利润却只有区区1亿元,资产负债率却高达70%~80%,很多员工家属没办法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任建新常说的一句线粒米中,能够有一粒成功也是不错的”。任建新果断拍板,干兰州人最擅长的事,开办一家牛肉拉面馆“马兰拉面”。

  随着化工部的三大困难企业江西星火化工厂、南通合成材料厂、晨光化工研究院被他一一解构重组,2002年蓝星总资产已由过去的5亿元猛增至40亿元,任建新终于看到了实现自己“大化工”梦想的机会偌大中国只有中国石油,有中国石化,却没有中国化工。2004年,任建新做了一个让企业占据中国化工业界最大重组案主动权的决定与原化工部企业合并。其实,蓝星谋求和化工部下属的昊华、华神两大集团合并后,就开始计划组建一个继中石油、中石化之后的第三大石油化工新贵“中国化工集团”。后经国务院批准,组建了中国化工集团,蓝星成为中国化工下属专业公司,而他本人在中国化工行业里并购王的地位也从此确立。中国化工集团和其他中央企业很不一样,中国化工的管理风格、企业文化更像一个民营企业。任建新认为,中国国家利益非常重要,在全球化时代,国家利益不一定与公司业务的利益相悖。他说,中国化工的旅程是一条艰难的创业道路,一直完全以市场为导向。

  2004年,中国化工集团成立后,任建新将其眼光主要放在了国外的市场上,也一直是用国际化的方式来运营公司。任建新将中国化工旗下百余家企业重整成六大业务板块,生产从基础化工品到农化以及有机硅等各种产品。他实施的最重大战略布局是通过并购,推动中国化工走向国际市场,几乎所有的海外并购均是该行业在全球或该国的前几名,并且所涉领域极广,几乎少有重复。任建新让中国化工的利益与政府的利益保持一致,为了收购倍耐力,他利用了政府的资金,并表示要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扮演角色,扩张中国投资在亚洲和欧洲的足迹。

  2006年,中国化工集团子公司蓝星公司收购了一家在专门从事蛋氨酸、维生素和生物酶等动物营养饲料添加剂方面全球领先法国安迪苏集团。这一收购提高了中国化工集团公司的蛋氨酸生产能力,我国成为目前世界上第二大蛋氨酸生产国。任建新表示:“这两次并购明确了我们的业务重点,这也让我们公司在新材料和特种化工产品行业处于领导地位。”他说“我们致力于开发新材料和特种化工产品的长期战略”,他要借投资经营的跨国性优势来推动生产技术发展和管理水平的提高。2007年,任建新将中国化工旗下子公司中国蓝星20%的股权出售给了美国私募股权公司黑石集团,两名黑石集团的管理人士当时加入了中国化工董事会,并协助制定财务和战略计划。“我的目标是把它进一步发展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化工集团公司。”2017年6月27日,中国化工集团公司在瑞士巴塞尔宣布,完成对世界最大农药企业先正达的收购,创下了中国企业海外单笔收购金额的最高纪录。任建新是中国最早一批寻求获得外商投资和获得外商管理经验的企业家之一,对于这些海外收购,他有着自己独到的看法:自己有一套整合的逻辑买得来,管得了,干得好,拿得进,退得出,卖得高。

  在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斥资数百亿美元收购欧洲企业之际,任建新喜欢把自己与其他国有企业负责人区别开来,他说他对业绩比对政治更感兴趣。任建新极度自信,时常有商业上的奇思妙想,他的很多商业行为完全不合牌理,却恰好迎合了一个转型社会的需要。任建新发迹于中国最缺乏商业土壤的城市之一甘肃兰州,走过了一条与同时代企业家完全不同的道路。他有充足的理由将其缔造的企业私有化,却在做大后拱手将其100%归为国有。虽然自上世纪90年代起,便不断有人劝任建新改制,将他们自己一手打造的企业私有化,但任建新坚持认为,蓝星的发展不能违背“兴业报国”的初衷。迄今为止,无论是蓝星还是中国化工旗下任何一家上市公司,都没有任建新的个人股份,也就是说,当这位“并购大王”离开中国化工时,领取的将只有退休金。

  任建新的并购将中国化工带到了世界500强的位置,并使自己“并购大王”的名声广为人知。他的早年经历很接近硅谷创业家们的“车库故事”,最终却成了一名体制内企业的掌权者。任建新常常提到自己的创业历程:从以3600美元贷款创立一家化工清洁公司起步,发展成一个化工帝国,后来被政府收编,任建新被任命为负责人。任建新曾经称,中国化工100%为政府所有,但公司的发展道路与众不同。任建新承认,在他的商业生涯中,《毛泽东选集》是他取之不尽的智慧源泉,而母亲自小言传身教给他的做人要学会吃亏、吃苦、受气的教诲,则令他挺过了商业经营中许多艰难时刻。任建新认为,公司的发展很好地反映了中国化工业的改革。他作为中国化工集团的创始人,带领中国化工集团从小做大,在中国化工集团内部具有绝对的权威。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庞广廉表示,任建新与中国国企中的其他一些高管有显著不同,后者首先把自己定义为政府官员,而任建新则更多的是一名企业家。

  2018年6月30日,中组部、国资委相关人士在中国化工集团总部宣布:中国化工集团董事长任建新退休,标志着任建新的时代就此结束,但任建新的梦想依旧壮美。

本报记者admin

中国化工More